认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认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蒲公英曾几何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23:44 阅读: 来源:认证厂家

云秋阳这辈子大概就只会弄这鸡汤,仅这一样,还是当初在蒲灵羽的逼迫下学会的。

当年两人正适交往后,有一次蒲灵羽淋了雨,喷嚏一个接一个,一张小脸苍白地让人心疼。

云秋阳让她换件干爽衣服,她怎么都不肯,却缠住他说:“想喝鸡汤,云秋阳,你给我饨吧!”

云秋阳愣了愣,瞧着自己的一双修长玉手发愣。

他长这么大还未自己动手弄过什么吃的,一时间犯起愁。

不过蒲灵羽吵着要喝,他便答应:“好,我去给你弄!”

说时跑了开,回来时,果真端了锅鸡汤。

那鸡汤装在砂锅里,锅底还滋滋响着热气,看样子倒像刚从炉上取下,没搁上一会,就被他一气端来。

蒲灵羽瞧着云秋阳一副寻不着店的慌乱样,乐得哈哈大笑。

云秋阳盛了碗给她,蒲灵羽含了一口汤在嘴里,眉头不时大皱。

“好咸!盐放多了!不过,还是挺香的!”

她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弄这东西,心里满满是感激,往他脸上“啵”了一口,算是奖赏他。

自那以后,他经常饨鸡汤给她喝,手艺一次比一次好……

往事追忆,现实中的天堂已遥不可及。蒲灵羽心里生苦,没喝几口又搁下。

“姐夫!”

她再次用生疏的称呼唤他,将两人距离再次拉远。

病房陡然变得安静,安静地她隐约能听见云秋阳鼻翼前吸出的冷气声。

不由偷偷瞄了他一眼,见云秋阳薄唇紧眸,眸底隐隐含着股风暴。

“蒲灵燕已经死了,你到底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风暴终究爆发,云秋阳咆哮着说。

“我……”

被他一吼,蒲灵羽变得语无伦次。

她想两人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她出来有几天,那边的工作堆得满满,总盼着事情办完,赶着回去,于是开口说:“姐姐的事有结果了吗?”

云秋阳摇头:“还没有!估计还要等上几天!请了几天假?”

云秋阳看出了她的心思。

“一个星期,下周得回去!”

“辞了吧!我在公司给你安个职位,比你那小设计师强多了!”

蒲灵羽摇头:“你那不适合我!”

谈话间,蒲灵羽的手机响了,她按下接听键,是上司莫海玮打来的。

莫海玮这三年一直在追蒲灵羽,蒲灵羽只当他是上司,不能得罪,也不能走得太近的人。

“灵羽!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吗?几天不见想你了?”莫海玮打趣说。

他是一半玩笑,一半认真。

蒲灵羽早已习以为常,不与他较真。

只是莫海玮的话回响在寂静的病房里,却是那般清晰可见,某人听去,自然心火直冒。

蒲灵羽望着身旁板着脸的云秋阳不免几丝尴尬,恭维地冲电话那头笑着说:“莫总,还要再等几天!”

莫海玮说了些安慰蒲灵羽的话,两人一句接一句,没完没了的,云秋阳早已失了耐性,伸手将手机夺去,冲着电话那头的莫海玮说:“那工作蒲灵羽不干了!”

说完将电话掐断。

蒲灵羽一脸震惊地望着云秋阳:“喂!云秋阳你过份了吧!”

云秋阳呵呵一笑:“我是你姐夫,有权力替你把关,这上司太罗嗦,不太适合你!”

蒲灵羽哭笑不得,她跟莫海玮不过是同事,聊得也是工作上的事,他这是生得哪门子气?

下午,蒲灵羽办了出院手续,想到行李还在酒店,便要回酒店。

云秋阳告诉她,三天前他已唤人将行李提了回来,让她不用担心。

蒲灵羽冲他直翻白眼:“云秋阳你玩过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云秋阳笑着说:“我是你姐夫,我不管谁管?”

蒲灵羽哼了哼,他倒是会搬用身份。

可惜所有证件都在那行李箱里,她不得不跟云秋阳回去。

云秋阳住在运城最繁华的商业区,一栋二层的别墅楼。

这也是他与蒲灵燕的婚房,屋子装饰自然豪华,可是走进去却让蒲灵羽有股压迫感。

隐约中蒲灵羽总感觉蒲灵燕的鬼魂无处不在,冷冷地盯着她,不觉汗毛直竖,连脚步都变得不灵便。

“要不,还是住酒店吧!你把身份证还我!”蒲灵羽忤在门前说。

云秋阳不答理她,自顾自掏钥匙开了门。

蒲灵羽愣愣地跟着,左想又右想,得不到一个答复,不得不进屋。

她要找她的行李箱,找到行李箱拿了身份证去酒店。

或惜偌大的屋子,房间有数间,她又怎知自己的东西藏在哪?

“云秋阳!我尊你是我姐夫,你不要玩得过火!”蒲灵羽生气地说。

“行李箱不在我这!”云秋阳被她吼得震了住,不紧不慢开了口。

“那你刚刚……”

“我只说提了回来,没说在我这,是你曲解了!随便你吧,就这样站一晚似乎也不错!”

“你……”

蒲灵羽怎么觉得云秋阳也有这般腹黑的时候,让她变得无语。

云秋阳进了厨房,倒了杯热水给她。

“楼上的房间随便用!中间那间大的是我的,最左边的是书房,最右边的,是你姐姐生前住的!”

说完上了楼。

蒲灵羽听得惊奇,难道他们夫妻一直分居的?

她纳闷,可这种事又不好直说,只得上了楼。

其实除了那三间房,就只有只间房是空的,而这两间恰巧都在云秋阳隔壁。

蒲灵羽挑了靠右边的一间,处于云秋阳和蒲灵燕的屋子中间。

这种处境,让她不时想到第三者这个词。不爽地摇头,挑个房间也这么曲折,她还真是服了自己。

床很软,比医院的床不知要舒服多少。

蒲灵羽伸了个懒腰,一股困意袭来,她赶紧起身去洗澡。

洗完澡才发现没带衣服,只能用毛巾裹着,在衣柜里找起。

衣柜里,满满一柜女人的衣服,从里到外,从冬到夏,一一齐全。那些衣服的码数与她身材差不多,却都不是蒲灵燕的号。

蒲灵燕身材丰满,穿衣比她大一个号,倒是曾怡美身材与她相仿,两人穿同样的码数。

这些衣服不是全新的,有穿洗过的痕迹。

衣服是清一色的淡雅休闲装,像极了曾怡美的穿衣风格,不像她姐姐蒲灵燕喜欢那些花哨,勾勒身材的修身装。

蒲灵羽随便挑了件纯棉睡衣罩上,回头时,见曾怡美站在她身后。

蒲灵羽吓了一跳,继而又冲曾怡美笑起:“怡美,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以没听到一点动静!对了,我没带睡衣,这件借我穿一晚上!”

曾怡美淡笑,笑容僵硬地不自然,早已失了往日的暖意。

魔卡幻想无限晶钻版

枪战英雄单机破解版

澳门棋牌娱乐

腾讯棋牌游戏大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