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认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留守儿童来到广州看爸妈

发布时间:2020-07-13 16:37:14 阅读: 来源:认证厂家

在14岁的小娟记忆中,上一次见到父母已经是3年前。

8月19日,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张家湾镇的小娟第一次走出连绵的大山,来到广州,与在佛山工作了10多年的父母相见。

与小娟同行的,还有25名8岁—16岁的毕节孩子。他们由私立华联大学、民盟贵州省委、毕节市人民政府、贵州省陶行知教育思想研究会和毕节市教育局组织来参加这些机构联办的以“来自城市的温暖·让爱团聚”为主题的私立华联大学2015年关爱贵州毕节留守儿童夏令营。这些孩子们的父母,都在珠三角打工。

据毕节市教育局张庭跃介绍,这是毕节市首次以夏令营的形式组织留守儿童来到父母工作的外省与父母团聚。

夏令营为期6天,除了由私立华联大学、来自贵州的老师共同组织活动之外,该校还有11名学生志愿者在此期间与毕节孩子同吃同住,照顾他们出游、上课。

有爱在心说不出

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对父母的思念似乎难以言说,见了面,反而沉默的时候更多。

小娟在大巴车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当看到路牌上写着“佛山”时,她挺直身子,沿着那条分岔开的公路远望。“这条路是不是可以去佛山?我父母在那里工作。”

15岁的冰杰从2岁开始就随爷爷奶奶生活,只有在每年春节才会见到父母。“习惯了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其实见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海珠有轨电车色彩缤纷的车厢里,15岁的小贵看着车厢里挂着的电子屏幕出神。电子屏幕上在播放着公益广告,讲述一位留守的小女孩在山村里天天盼着父母回来,父母短暂回家后她流着泪把父母送走,还把父母落在家里的钥匙放在纸船上顺水漂走,希望能让父母拿到,最后终于等到了父母归来的故事。看完广告,小贵眼眶发红。

小娟手里拿着二姨给她买的手机,遇到喜欢的风景便拍下来,结果手机很快没电了。在省博物馆里,面对琳琅满目的藏品,拿着没电的手机,她懊恼不已,不停请记者用相机拍下那些她喜欢的。

对于在外打工的父母来说,面对聚少离多的孩子,心里的感受同样难以言说。

8月22日,小娟在私立华联大学见到了爸爸妈妈。一家人坐在一起,话并不多。

小娟的妈妈不时提醒一下女儿收拾好东西,替她拉好书包的拉链,爸爸王先生一直沉默地看着女儿与妻子。“很难受。很少见她,成长的过程都错过了。”王先生说。

在夏令营的感恩教育环节,主持人播放了歌唱孝心的歌曲《跪羊图》。悠扬的歌声中,在外漂泊多年的父母们流下了泪水。

夏令营的组织者们努力地搭建孩子和父母之间情感沟通的桥梁。在亲子互动环节,主持人让家长和孩子分别填写亲子问卷,问卷上的问题包括父母的生日、鞋码、年轻时的理想、最得意的一件事、最后悔的一件事等,并让家长与孩子进行交流。

“那张卷子我都填不出来。”15岁的婷婷在晚饭时说起刚结束的亲子互动,仍有些哽咽。“父母的生日我都不是很清楚,实在很不应该……而我问了我妈妈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她说是年轻时没有好好读书……”

16岁的小邻是来访的毕节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他在亲子互动环节之前一直面无表情。尔后主持人组织孩子起立向父母道谢,鞠躬,并拥抱父母时,小邻拥抱母亲的时间特别长。之后他一直在座位上无声地啜泣。

“留守儿童的亲子沟通和家庭教育的问题不是一个几天的夏令营就可以解决的。我们在这里给他们提供一个宣泄情感的机会。”贵州省陶行知教育思想研究会理事余红说。

由于第二天父母要回去工作,不得不与孩子分别——有的父母带着孩子出去吃饭,在广州游玩。有的父母索性在学校住下,好多陪孩子一个晚上。孩子和父母之间,亲情再现。

“最远可以看到什么?”

夏令营的志愿者们,看到孩子们的首次广州之行,印象深刻。

志愿者张绮乔介绍,第一天听到一些孩子们的对话时,心里很难过。当时有人问孩子们夏令营好在哪里?一个孩子说是吃饭,因为在家天天是吃茄子和挂面。

小娟在谈到第一天晚上他们从广州南站到学校的路上的情景时,仍难掩脸上的兴奋。小娟说她以前去过最远的地方是纳雍县城。“房子最高4层,爬上去看到最远的地方还是山”。

她抬头看着600米高的广州塔。“爬上去最远可以看到什么呢?”

冰杰在大巴车上晕车,她全程站着,但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窗外的景色。“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很漂亮。好希望爷爷奶奶也能看到啊!”过了一会儿,她又说:“父母一直在东莞工作,应该没有时间看到这些”。

广州对孩子们不仅意味着一个新奇的大城市,还激发着他们对未来的想象。

“哎呀,我现在都不知道是去北京还是来广州了。”两天的游览结束后,15岁的黄婷笑着说。她以前梦想考到北京最好的军校去,以后当一名海军或者空军,现在她说,她想考来广州,可以与父母在一起。

在黄埔军校旧址大门外,13岁的郭虎明目不转睛地看着围栏另一边的海军士兵往水手服外面套防护服。“我不要当陆军了,我要当海军!”“广东在海边,我可以与父母近点!”

14岁的徐敏告诉记者,看到繁华的广州也凝聚着父母的汗水,她也看见了父母努力的成果,觉得他们真是太不容易了。

关心留守儿童重要是行动

“我们小学一共有600多人,其中120名是留守儿童。我们之前也有组织很多夏令营来培养孩子们的技能,但是都是在当地。这次我们学校有2个同学来参加这个夏令营。”毕节市黔西县锦星一小副校长何储说。

“我一直希望能够回馈社会,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公平的教育机会。”华联大学校长侯德富对孩子们说:“正是因为你们的父母,我们才有了如此美丽的城市,你们应该感到骄傲!”

侯德富希望,通过这次活动,能打破孩子们同父母的隔阂,同时激发他们的梦想,为阻止贫困的代际传播出一份力。他表示,夏令营以后还会一直办下去。

志愿者黄泽钦注意到,这些孩子们基本上早上六点都自动起床了,因为他们在老家都要做完家务才去上学,而小娟中午都不睡觉,因为她在家中午要割草喂猪。他对孩子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真诚印象深刻:“在离别的那天晚上,他们给做志愿者的哥哥姐姐买了杯子留作纪念,哥哥姐姐不肯收他们就一直哭”。

私立华联大学校团委的徐帆说:“我们也能从留守儿童身上学到很多,例如坚韧,纯朴,我们不想把这个夏令营当成一个单向援助的过程,而更像一种共赢的互助”。

他认为,相比于之前社会更多关注贵州留守儿童贫困现象不同,这次从夏令营里的孩子们看,他们营养状况不错,大部分孩子都有手机,普通话也比较标准,他们最需要的,是来自父母和社会的爱。

“我们希望父母和孩子都负起责任来。”余红说。“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是不能被替代的。不论是以怎么样的方式,他们都应该负起教育孩子的责任。”他认为,“留守儿童是国家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个客观现象,我们更需要的是行动”。

张庭跃透露,他们正在筹备冬令营,让更多孩子有机会走出大山与父母团聚。(记者 项仙君 实习生 霍靖楠)

温岭西服订做

酒泉西服设计

合作西装订做

赣州工作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