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认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陕西神木鑫轮煤矿涉嫌非法生产日产两千吨

发布时间:2020-03-04 12:44:05 阅读: 来源:认证厂家

来源:网络导报 陕西神木:鑫轮煤矿涉嫌非法生产日产两千吨

鑫轮煤矿全景

作者:刘云山 贾富臻 来源:网络导报

2012年3月15日,记者接到陕西省神木县群众的举报,称神木县鑫轮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轮煤矿)因采矿致地面塌陷等原因引发村矿冲突事件,且该矿存在超量生产问题。为此,记者赴神木县进行了采访调查。

村矿矛盾引发冲突

经记者了解,2012年3月8日下午,神木县二道沟村民50多人横挡在鑫轮煤矿的副斜井口。当时,矿井内运煤的农用车,全部被堵在井下,一时形成僵持。后在多方协商下,满载的煤车全部出了矿井。3月9日,当地乡政府进行协调,但村民仍持续阻拦。3月10日,几十名矿工与村民发生冲突,经当地政府、民警及时控制,事态平息。冲突中,一人头部被砸伤、一人胸部被木棒戳伤,其他人虽有肢体接触,但未形成严重伤害。

据记者调查了解,村民堵矿原因有三:一是过去小煤矿遗留问题没有解决。二道沟村是鑫轮煤矿井田范围内的一个小村。2007年,该矿整合当地四座小煤矿,核定为年生产能力60万吨的煤矿。几家小煤矿被整合之前,二道沟村民每年都能得到补偿费10余万元。但整合后至今的5年多,这个补偿再没有发放。二是煤矿整合开采后,出现水源枯竭、水浇地变旱地、地面塌陷、坟墓塌裂、道路塌裂等问题,但煤矿没有给出妥善解决方案,村民对此强烈不满。三是陕西省委省政府千企千村扶助行动项目落实到该村后,村民要建设规模养殖场,但因选择地点是鑫轮煤矿的井田地面,政策不允许(不得压覆重要矿床),因而未被批准。前两个原因使村矿矛盾长期存在,第三个原因则使矛盾激化,最终导致冲突事件出现。

在堵矿事件发生后,政府相关部门对该矿下达了《停工通知书》,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介入调解,截至记者采访时,事件仍在调解之中。

煤矿生产导致塌陷地面

鑫轮煤矿涉嫌超量生产

据了解,鑫轮煤矿是一座基建煤矿。基建煤矿,是指处于基本建设阶段的矿井,未经有关部门竣工验收,不能进行规模生产和销售,只允许出少量工程煤(如挖巷道等工程作业时采的煤)。

但在采访中,有村民向记者反映,鑫轮煤矿存在工程煤超量生产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细致调查。

3月19日,记者在鑫轮煤矿副斜井口的检身员值班室见到了检身员夏文林。据夏文林说,鑫轮煤矿从去年冬天就已开始生产。记者问及产量时,夏文林说:前段时间一天一夜出2500多吨。记者问如何算出2500吨的数目。夏文林解释说,是以运煤车的数量算,有百十来辆车在出煤。夏文林还说:这个井口采的是上层煤,下层煤是另一个井口用皮带机出的,那种煤有岩石,是工程煤,这个井口出的是混煤。

在鑫轮煤矿办公楼前,记者见有3人在闲谈,便上前询问。一位名叫孟胜军,自称是矿长孟文义侄子的小青年说:煤矿这几天有点事,不生产。煤矿正常生产时,每天产矿2000吨左右。该矿另一位夜班检身员张孝中也说:煤矿前一段时间每天的产量基本是2000吨左右。

在一处工队棚板房处,三位四川籍的矿工对记者说:煤矿从去年就开始出煤了。拉一趟可挣40元左右,每吨运费9元,每车运煤4吨多。矿工赖庆学说:有200多人百十来辆车在这个井口运煤,出煤的有5个工队,轮流作业,每个工队有一大组两个小组,每个小组四个炮工、10辆车、一台装载机。他们是挣小工头的钱。小工头从施工队那里将工程承包出来;施工队又从煤矿那里将工程承包出来;这样算下来,到他们这里已经是第三层了。

而鑫轮煤矿矿长孟文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煤矿生产期间一天的出煤量是1000多吨。

3月20日,记者到神木县煤炭工业局采访,鑫轮煤矿包片负责人赵耀刚对记者说:鑫轮煤矿是一个基建矿井,所出的应该是工程煤,工程煤的产量依照榆林市当年核定的标准一般为每年10至20万吨,依照最高限的20万吨计算,鑫轮煤矿每天的工程煤出煤量应最多不超过550吨。对于记者所反映的情况,赵耀光说:今年我还没有去过鑫轮煤矿检查。驻矿安监员也没有向我反映过鑫轮煤矿存在任何非法生产等问题,至于你们反映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3月21日中午,记者在当地乡政府的帮助下见到了该矿的董事长乔新平,记者说明了采访要求,并让其看了之前采访的录像材料,乔新平说:所有采访的这些人都是在胡说,我们煤矿是合法(生产)的。

记者手记

基建煤矿违规亟待规范

基建煤矿是处于基本建设阶段的矿井。它取得了国土资源部门的采矿许可证,但尚未通过煤炭监督管理部门的竣工验收,没有取得煤炭生产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也未办理工商营业执照,不具备合法主体资格。

近年来,基建煤矿违规开采现象比较突出。基建矿在进行基础建设中,没有通过安全生产验收,不具备生产和销售的能力和资格。但是,基建矿进行基础建设,不可避免地要产生工程煤,而工程煤也不可避免地要产生销售行为。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工程煤是可以预测的,比如,在煤矿建设前,通过探矿及工程设计的图纸就可以预算出工程煤的数量。但目前国家对此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对工程煤数量的多少以及如何处理也未做出明确规定。因此,很多煤矿打政策擦边球,在煤矿基建期间,甚至以基建为名大肆进行开采。  由于煤矿建设的特殊性,基础建设时间长,违规开采几乎成了潜规则,亟待引起相关部门重视,通过法律法规等加以规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威海定做工作服

河北订制工服

威海定制劳保工服

吉林防静电工作服定做

相关阅读